藤泽宣彰专访

日本皮鞋品牌Floriwonne的创始人,藤泽宣彰,出生于日本,花名Fg-trente,日本人称色彩魔术师(相当的日本了吧)。日本擦色界毫无疑问的一哥,等于日本的男版Olga Berluti。

人家成为Bespoke鞋匠是先做鞋再作色,他则是反向进行。非常有意思的路径,也非常专注及充满热情的鞋匠。

在成为擦色艺术家/鞋匠以前,你有过什么经历呢?

我从牙科技术职业毕业后,在一家制造牙齿的公司找到了一份工作。每天要求完成的牙齿数量太大了! 从清晨到午夜,我根本无法完成配额。在坚持了一年后,因为工作太辛苦,完全没有休息,我辞职了。顺便说一下,制作牙齿的技术我移植到了制鞋里,比如鞋头勋章里,嘿嘿。

辞职以后后,我决定尝试不同的东西。 一开始我选择到度假村酒店兼职,到过许多县。我最后在东京的一家旅馆当服务人员,薪水很高,所以我可以负担得起生活。然后我可以尝试一些我喜欢的事情。我一直就很喜欢西装和鞋子,但我当时从没想过我会自己做鞋子。然后,我遇到了World Footwear Gallery*。我觉得这是宿命的召唤,于是我从酒店业进入了皮鞋业。

World Footwear Gallery是东京的精品鞋店,也有不少鞋匠的工作室在那里。

加入World Footwear Gallery以后,怎么想到擦色这一门技艺呢? 

进入后,我不想仅仅是销售鞋子,也想参与制鞋等工作。在午餐时间,我和同事会一起工作人员一起去去古董店看衣服。我当时看到了古董店里的旧鞋。旧鞋的颜色,感觉很暗淡,皮鞋精致的质地都无法体现。

对比西服和皮鞋,西装旧了,就会失去光泽,你没办法做什么,但鞋可以用鞋霜和擦色获得新生。

旧鞋让你有了擦色的想法,但是如何入门的呢?

这就和护理品牌La Cordonnerie Anglaise有关了。

有一次,该品牌的Leslie女士来我们店里开讲座,教授擦色的基本知识,我参加了这个课程。得知皮革可以重新染色,我感到震惊。

参加完这个课程后的日子里,我非常着迷地研究Berluti的擦色。在日本,没有匠人做擦色的。我只好去染和服的染色教室,积累了染色的知识,然后我以自己的方式解释它,尝试它。

没有皮革染色的教科书,所以我尝试了一切,甚至圆珠笔(!)。

当然,我自学的环境也很好。 在World Footwear Gallery,很多客户购买了新的鞋子,就把旧的鞋子留在那里了,我就用那些丢弃的鞋子练习。

后来怎么加入了Columbus呢?

有一天,哥伦布的负责人到World Footwear Gallery来,正好看到我在给一双鞋做擦色,于是问我是否愿意到他那边去工作。

事实上,我当时觉得在World Footwear Gallery卖鞋子也挺开心的,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想了半年左右,决定到Columbus工作。然后,在那里,走上了提高我的技能之路。

在Columbus做了哪些工作?

我在新宿的伊势丹里Columbus的展台工作。工作内容就是抛光和擦色。Columbus的负责人告诉我,我可以使用任何想要的材料,所以我尝试了一切。但我当时即使有所有的材料,还是没办法把颜色A改成颜色B。关于这一点,当时哥伦布没有这样的产品,其他制造商也没有,只能我自己学习开发。

有很多次的失败,我有时无法以完美的状态交付给客户。但我总有机会练习。

我的擦色引起了Columbus总裁的注意,然后,他基于我的开发,推出了Bootblack品牌。

你是怎么开始建立Floriwonne品牌的? 

我选择到Columbus工作,是希望尽快建立我的擦色技术。我的计划是呆三年,结果,我在那里工作了八年!

我的思路也逐渐在变化,与其把顾客买来的鞋子擦色,不如卖已经擦色的鞋子给顾客。幸运的是,在八年里,我和很多人合作实现了这个过程,比如Ann Shoemaker。

我认为时机已经成熟,于是决定独立。

品牌名称Floriwonne是什么意思呢?

花的拉丁语是Flori,wonne在德语里是幸福的意思。结合起来,就是在花旁边人的喜悦。

Floriwonne的鞋子不仅外观绚丽,而且穿着起来很舒服。当你穿它时,你应该充满喜悦。

你最得意的款式是哪一个呢?

我最推荐的款式,就是Wholecut。只有简单的裁缝,你可以充分享受擦色的美。楦型是我自己制作的,我的诉求是能更好地体现不同角度的阴影,这样擦色就更加明显。

舒适度也有考虑到,我很关注大拇指的关节处没有压力。衬里也非常柔软。我每天都穿自己做的鞋子,寻找需要改进的点。

在学习鞋楦的阶段,有什么感悟呢?

做鞋的人,一般都是首先学习制楦,然后才学习色调和材料,但我相反。我认为材料(颜色)和款式之间的关系是密不可分的,有颜色和这个款式不适合,有些楦型和一些颜色不适合。 因此,我通过试验和错误,使楦型可以更好地表达我的颜色。

谈论擦色的时候,人们会首先想到Berluti,你的擦色和它的主要差别在在哪里呢?

我认为Berluti的影响是巨大的,是它让大家认可了擦色。 不仅仅是Berluti,法国很多皮鞋品牌的擦色水平都很高。

我也在擦色方面开发原创性的产品。我想表达的是,颜色与色彩的深度,会随着时间推移而产生有趣的变化,而不是刚刚完成的作品。

光线的变化产生皮鞋颜色的变化,也是擦色的魅力之一。当你把鞋子放在光线下时,明亮的地方就会变薄时,而放到黑暗和阴凉的地方,那个区域视觉上就会变厚。

巴黎的艺术家们主要用画笔来擦色,而我用手。用手可以表达更精细的颜色。

未来有什么样的目标?

我想继续做一些我认为真的好看的鞋子。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