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van Minasian专访

今天的采访对象,是一位非常了不起但低调的绅士,真正的应该用gentleman这个词,因为他不仅仅是一位皮鞋爱好者,更是也许当今世界上最实至名归的皮鞋收藏家。

大多数收藏家都不太愿意自己的身份和形象太公开,所以就不放他的照片了。

我一直说,皮鞋超过实用价值后,就是艺术品了,而他收藏品,则是这其中的翘楚,更不用说很多产品的年限已经超过百年!

大家可以到他的网站https://classicshoesformen.com/ 来观摩一下Tuczek等上古名家的作品。 

1950年Nikolaus Tuzcek的作品

 非常有幸对Minasian先生进行了专访。

除了皮鞋藏家以外,可以再介绍下您自己吗?

我出生于纽约,60年代的时候,我在哥伦比亚大学读书,开始收藏手表(这些藏品我在筹备网站进行展示),大师的绘画,历史海报(这个也准备开始公开展示了)。我还有超过3000本古本书籍,很多都是关于东方艺术,家居和建筑的。这些书目前在我旧金山的家里的,准备捐赠给哥伦比亚大学图书馆。我有时生活在德国,我在那里有两个居所。

可以说,我就是个收藏狂。

有许多人都喜欢皮鞋,但是您确实最顶级的收藏家,您怎么开始这项收藏的呢?

我对皮鞋开始有兴趣是在大学的时候,我买一一双Church’s Custom Grade的Cap Buck反绒皮全布洛克牛津。

就是这双

那个时候,Church’s的店在纽约的麦迪逊大道,和Lefcourt鞋店在同一个街区。这两家店是当时很少的欧洲皮鞋经销商。

Peal为Lefcourt店作的鞋子

这双鞋的质量是顶级的,它们现在都还在我的收藏里。后来我又买了两双一模一样的。在我这么多收藏里面,这三双的位置,仍然无可动摇。

在纽约生活了20多年,我出入许多定制店和鞋店,也置了不少装。在我30岁的时候,我每年都去欧洲一到两次,每次到伦敦和巴黎,都是买买买。有时也会去意大利和德国做衣服和鞋子。

 在我父亲去世了以后,他的衣服和鞋子就传给了我。我很幸运,因为我们的脚一样大!他有许多Peal和John Lobb的定制鞋(肯定是伦敦的,考虑到他父亲的年代),我穿起来,就像是为我定制的一样!

Peal & Co的定制靴子

希望这不是商业机密,你怎么获得这些鞋子藏品的呢?

在我把收藏鞋子看作一个事业以前,我就已经很多鞋子了。即使现在,我也不确定这件事对我来说,能不能叫生意。还是爱好这个称呼更合适。

过去30多年里,每去到一个新的城市,我都会到古董店和旧衣店逛逛。

在一些店里买过很多次以后,店主就和我很熟了,所以当他们有新鞋子(新鲜的,不一定是没有穿过的)到货时,他们会先通知我,如果我不要,才会上架。

这是真主要的来源,但我网站上的,最多的,还是其他藏家和爱好者的寄售的。

目前你的网站上还在展示2094双鞋,你能列出三双你最爱的吗?卖掉了的也可以算进来。

这就像问你最喜欢你哪个孩子一样,几乎无法回答。如果说款式的话,我最喜欢反绒皮的蒙克,Tuczek风格的Gusseted拖鞋或乐福,还有战前的Spade底牛津。

George Cleverley的Tuczek鞋,就是Lazyman嘛

当然,我个人不仅仅穿这三个款式。有一些为商务场合的鞋子,一些晚宴的鞋子,还有恶劣天气的鞋子,户外的靴子(Navvy Boots)。

1960年John Lobb London在巴黎店的定制Navvy Boots

异种皮的鞋子也必须包含。比如FootJoy的Teju,蜥蜴皮高尔夫。

FootJoy的蜥蜴皮高尔夫鞋

许多品牌都消失了,你觉得哪一个是最可惜的呢?

对这个问题,我有很明确的答案,那就是Florsheim。这是20世纪美国最棒的鞋厂,也是所有美国商人的首选。直到公司被卖掉,美国的工厂也关门歇业。

美国最好的鞋

今天那些还打着这个商标,但是进口的鞋子,和老Florsheim,是两个物种了。

FootJoy,现在还在做板鞋和高尔夫鞋,但是在他们关闭了美国的工作室以后,美国最好的异种皮皮鞋也告一段落了。

FootJoy现在的高尔夫鞋

FootJoy的异种皮皮鞋,和Stetson的,是全世界最好的,在他们的巅峰。

1960年Stetson鳄鱼皮皮鞋

最后一个,是墨西哥的鞋厂,Tres Caballos,他们的Flying Jodhpur靴是无与伦比的,漂亮,而且耐操。他们不愿意降低质量,也不愿意降低价格,直接选择关门。

Tres Caballos Flying Jodhpur靴

我相信你是全世界见过最多Bespoke鞋子(不同的鞋匠做的,因为这个行业的人肯定见过更多少数鞋匠的定制鞋)的人,有些可能只在小圈子里被人知道。哪三个是你的最爱?

如果谈现在还在活跃的,我觉得纽约的Oliver Moore有最传统的款式,和最顶级的手工。

Oliver Moore,左

另一个是博洛尼亚的Giancarlo Rover,他在每一双传统的款式上,都加上了一点点独特的东西。他的鞋子就像米开朗基罗的雕塑一样,语言都不足以描述。

最后,是Foster & Sons和Henry Maxwell(两个是姐妹公司)。当然,说他们不知名肯定是错误的。毕竟,Henry Maxwell从1750年就在伦敦做定制的业务了。

Henry Maxwell的定制作品,看到皮都已经裂开了。但是真的美

我觉得他们没有得到应得的赞誉,因为全世界的目光都被那些Marketers(会做广告会推广的家伙)引走了,比如Edward Green和John Lobb。Maxwell的定制鞋绝对是顶级质量,每一个收藏家都必须拥有!

每双鞋都有自己的故事,当你收到一双的时候,你会试图去了解背后的故事吗?

我当然会尽量去搜寻这些历史,网站上很多鞋子的介绍你就能看到,有些是鞋子的拥有者自己写的。当然,就算每双鞋都有故事,想每双鞋的都挖出来也是不可能的,不过,这确实是非常有趣的。历史,传统,传承,古迹,前人,对于收藏者来说,这是最大的乐趣。

你认识其他的皮鞋藏家吗?你直到有博物馆收藏皮鞋吗?在这个领域,你最好的朋友是谁呢?

在收和出鞋子这么多年以后,我遇到了不少皮鞋藏家,很感激地,也从他们那里学到了不少。

我当然不会公布他们的名字,我只能说,他们中有些人的收藏可以匹敌世界上的任何博物馆(不仅仅指鞋子)。

对于这个网站,你有什么计划呢?我觉得对于很多鞋匠来说,你的展品都是灵感的源泉,你和当今的鞋匠有过类似的合作吗?

说到鞋匠,我的确和不少有联络,他们中不少都从我这里买过藏品,目的,就是为了吸收灵感。还有些初创的企业,也来问过我的意见。只要看到年轻人进入这个领域,为这个伟大的传统技艺做出贡献,我都非常乐意帮忙。

对于网站,你可以注意到,有几百双鞋已经卖掉了,但仍做展示,因为这些都是参考资料,为我正在筹备的书。这本书是关于过去那些值得纪念的鞋厂和鞋匠的。

已经卖掉的,但仍然做展示用

当今的鞋厂或者鞋匠已经有很多书来讲述了,但是历史上的鞋匠的,则不太看得到。

我在皮鞋领域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这本书。书出版以后,我会把绝大部分鞋子都卖掉,只留最重要的几个的信息给皮鞋爱好者将来参阅。

请给中国的皮鞋爱好者说几句。

试想我们回到上世纪20年代,当时上海的包容性,可以和历史上的任何城市媲美。当时上海滩上的艺术和衣着,也品味非凡。海派文化的兴起(他用的Haipai Culture,说明他真的了解),和对西方艺术的吸收,都是绚丽的一抹风采。

我觉得中国的收藏家或者经典男装爱好者完全可以在许多我的鞋子里,找到自己国家的历史。

80年代香港定制鞋匠Lee Kee的马臀作品

我觉得新的美好的东西会在不同文化的交融中出现,或者将一种植入另一种中,就好像在不同的框架下看曾经熟悉的东西一样。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