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鞋之J.FitzPatrick Cascade

这双鞋也是我的一个尝试性作品,尝试什么呢?强行掰弯。把主流的,修长尖锐的,诱拐到我的圆胖阵营来。

同样的事情,我在Carlos Santos上也干了。

这双的原版,长这样:

LPB楦型,J.FitzPatrick的方头楦型。算是很不错的演绎了,对不对?

对,但还是不够圆胖。

于是我在J.FitzPatrick的楦型列表中,挑选了SES这个专门为乡村鞋准备的大圆头,安了上来。

果不其然,又翻车了。

但是,我现在看那个翻了车的Carlos Santos,越看越喜欢了!说什么翻车,时尚是个轮回,谁知道大圆头就不会复辟呢?

这双鞋因为开过箱,这个分享,更希望带大家从另一个角度来解读楦型。

楦型

看到这双鞋的第一感受,是不是觉得很美国鞋子,而且挺复古的味道?这个鞋面设计,是非常现代的,和John Lobb的Vienna非常像,所以使你有这个感觉,完全是楦型带来的。具体一点,就是非常圆胖高耸的鞋头。

但是我看到的不仅仅如此,而是一种不协调。

这个不协调是怎么来的?

J.FitzPatrick虽然有5个楦型,但是母楦,都是Tony Gaziano帮他打底的TMG小圆头,其他几个楦型,都只把鞋头形状变了,前掌到腰部到后跟都没有变化。

这带来的问题就是,一来,鞋头到前掌的过渡不自然,觉得鞋头似乎是拼接上去的,二来,即使这个过渡非常顺滑,仍然会有鞋头,前掌,鞋头到最宽处三者的比例协调问题。

所以,楦型开发的偷工减料,可不行啊。

另一个看楦型的维度,在于鞋头的高耸。在以英意审美为主流的正装皮鞋领域,这一点是不太会被谈及的,因为大家也看不到。但是如果你的视野会触及工装鞋,尤其是一些靴子,这一点是显而易见,甚至程度更甚的。而在正装男鞋领域,并不是不存在,甚至可以说源远流长。那就是德奥的高耸额头。

即使在英国最粗犷的乡村鞋或者靴上,鞋头不过多么圆,高度都不算太高。

高耸的额头会让鞋子的粗犷,甚至憨傻味道极具放大。虽然说某一种元素可以中和另一种,比如修长加高耸,会弱化双方,但这个度,以及最后是否能够完美融合,在我目前观察到的鞋子上,没有很好的答卷。

皮革

这双鞋的皮革表现非常好,细腻程度极高,镀层有,说个中上水准不为过。

但我想和大家分享的,是我目前对皮革的期望。三大的皮革水准也有波动,但我个人经历和看到的,下限很不错。

价格往下来的各个品牌,包括同价位的,都见过巨大的皮革水准波动。

以前买到皮革水准很闹心的鞋子,会非常不爽,那双鞋子说直接丢掉,可能性不高,还是会找机会穿,但每次穿上又觉得不开心。现在呢,鞋子很多了,穿上不开心的鞋子,基本上也不怎么会穿,所以我建立了一个心理,就是做好准备一个品牌给它两次机会。两双里面有一双皮革满意,就可以了。皮革的不可控性,还是有点高。即使是有经验的鞋匠,上手摸,故意弯折,都不能百分百确定做成鞋子以后的折痕一定优秀,更加不用提工业生产,检查没有这么细以及知道不好,也要用的事实了。

总结

这双的楦型不得我心,皮革表现续命了。不知道有没有越看越顺眼的那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