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鞋之Maftei Bespoke真一片式牛津

这是我目前唯一一双全定制的鞋子,说起来真的可悲,国内的陆扬,陈华,都是我的心头好,但还未能成行。

这双鞋其实不太算我的点菜,因为我让Maftei做他最想给我做的鞋子。这双鞋在鞋楦上,我是满意的,工艺,我从来不是控,但也很OK,唯一就是颜色,我不太满意。

一起来看看。

鞋面

Maftei的招牌款式,真一片式牛津。

何为真?就是真正的一整张皮,鞋面无接缝。制作方式是整皮套在鞋楦上定型后,把鞋口切开。到了鞋子上,最重要的看点,就是光滑的后跟。从穿着实际来说,皮革被绷地更紧,所以如果护理不好,更容易裂掉。

楦型

在开箱里,看到了这双鞋非常的短胖,明显的香蕉楦。

当时被一阵嘲笑,说是给60岁以上的人穿的。

我第一次穿上的时候,想到的词是可爱。这么短圆胖,攻击性为0,正是我追求的。但穿得时间久了,似乎越来越符合审美了,可能因为距离60岁又近一点了。

这是我自己经常看到的视角,短胖吗?没有吧。

中欧的品牌,不管是成鞋还是定制,基本上都处在同一个状态,一方面,有非常本地特色大方圆头,乃至像Budapester那样的鸭嘴兽厚扁头,另一方面,又受到意大利审美的剧烈影响,对鞋头进行拉长。我唯一能想到不受意大利影响的中欧品牌,只有德国的Heinrich Dickelacker。而这个影响最为明显的,是Saint Crispin’s。Saint Crispin’s能够受到这么高的认可,除了鞋腰木钉,鞋面设计的独到之处,和它的楦型是主流(意大利)中带着一点点非主流(奥地利,中欧)有很大关系。

相比起来,Maftei更像是非主流中带着一些主流。虽然Maftei是做bespoke的,头子数不胜数,但作为风格来说,775,也就是Pei楦,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一个。

方圆头加上拉长。

事实上,我这双鞋和775的差别,就是拉长程度少一点,因为拉长是我个人并不青睐的。

对这双鞋的楦,我是有一点微词的,那就是脚背到前掌的过渡,不够犀利,太温和了。并不是我喜欢犀利的,而是我认为那样才是更贴合脚的。实际上穿起来,也确实这个地方会空一点点。作为成鞋,这是没问题,作为定制,不太够。

皮革

这双鞋到手也有1年半多了,但因为这个颜色,只有夏天会拿出来穿,到现在,也没到20次。但对于皮革的判断,基本几次,折痕出来,就足够了。这双什么水准,我想无需多言。

左右脚没有皮革水准差异。

Maftei特别喜欢使用Du Puy的皮革,而且不是经过经销商,而是直接向皮革厂采购。经过这么多年的合作,皮革水准确实很不错。

对于这个颜色,其实是我不太喜欢的,只不过我当时将所有的主导权都交给Maftei老先生,而老先生非常喜欢这个颜色。我不知道我以后会不会把这双鞋改色成黑色。

沿条

藏线的沿条,将沿条皮革中间割开,缝好后再将两侧的盖回去。就像2022年制鞋大赛第三名川岛谦二郎说的,制作鞋子并不难,虽然需要练习,但只要肯花功夫,一定可以做好的。对于这些工艺,我们知道匠人投入了许多时间就可以了,犯不着拔高,也不用以工艺来作为鄙视链。

鞋底

皮底然后前掌上了橡胶片。这种方式目前也不是特别流行了,但是确实在一些定制鞋匠的作品上会看到。为什么不流行呢?因为除非是批量采购这样的,否则制作是相对麻烦的,可以看看川岛谦二郎拍下的过程中的照片。

关于胶底和皮底,以前有过很长的争论,比如胶底舒适还是皮底舒服,皮底到底透不透气。现在我能够认可的观点,还是皮革吸湿能力更好,也就是更排汗,所以更干爽。既然中底是皮的,大底不要皮的,是不是也可以呢?现在在全定制的鞋上也看到更多这样的了。

我这双不是我要的,我就是放任Maftei做,给我这样的鞋底,我就接受了。

鞋腰,不到伦敦腰,但也不完全是大平底,轻微圆弧底。

鞋腰到后跟的过渡,还是能够看出古朴定制鞋的味道和对细节的处理。

总结

真的被问到这唯一一双全定制鞋是什么感觉时,我唯一能说的就是,刚开始也要Break In,但是很轻微,现在穿,很舒服,就没有了,没什么感受。

仔细想想的话,楦型的圆胖,高等级的皮革,挺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