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鞋之Walles Club

这个意大利品牌在款式知多少中介绍过。意大利的皮鞋品牌,成百上千,而且来来往往,起起伏伏,曾经辉煌的,现在不复存在了,现在如日中天的,其实也没多少年历史。

目前如日中天的,又分成两派,一个是时尚向派,他们的重点市场,美国。另一个是爱好者向的,重点市场倒说不清是哪里,全世界的爱好者都会购买。但感觉上,似乎亚洲和欧洲的更加认可一些。

历史上能够红火的意大利品牌,都是因为抓住了美国人的心,因为作为全球毫无疑问的第一消费市场,赢美国,赢世界。这一家Walles Club却另辟蹊径,你们都去功第一,我就去攻第二好了。这家只专注于日本市场,到今天,都还活的不错。虽然在日本以外市场,连知道的人都不多。

这家公司有三个品牌,Fratelli Giacometti,Walles Club和Marmolada。其中Walles Club的标签就一个,稀有皮。

一起来看看这双。

鞋面

非常标准老派的意大利乐福鞋,换个说法,中国最流行的一脚蹬,就是长这样的。而这个造型的乐福,在很长一段时间,又是爱好者们比较鄙视的,但别说,现在又有点复辟的意思了。

J.FitzPatrick Bothell

我觉得在时尚领域,心头好还是黄脸婆,真的就是个时间差。这个款式刚刚从意大利进入中国,一定是最潮流,最有钱的一拨人先穿上,当时就是最牛的。而随着每个人都穿上了,这波有时尚话语权的人已经喜新厌旧了,这个款式,也成为屌丝专属了。

但是在意大利,这个款式从头到尾,都是本土经典,没有成为过潮流,也没有退出过潮流。

皮革

既然是稀有皮专业户,那么稀有皮就是这双最博眼球的地方了。

我第一眼,这是蟒蛇皮。结果,错的离谱。

鞋底上写着,鸵鸟腿皮。

哇,这就是我知识的盲区了。

鸵鸟皮都是这样的啊,居然鸵鸟腿有完全不同的特征。

于是发现,果然如此。

特征在这双鞋上也完整地展示,就是那个鳞片会翘起来,但是并不会脱落。

我的性格决定,稀有皮不太会是我的菜,或者说,小小闷骚可以,大面积,内心不够强大,无法驾驭。

楦型

又一个意大利人贡献给全人类的莫名其妙审美。如果问一个人意大利的鞋子给人什么感觉,大概率是纤薄,拉长,秀气。但全世界最方的方头,就是意大利鞋在80年代强推的玩意。

Neuwertig - BERLUTI Square Toe, All Weather, Wholecut: 44.5D | Classic  Shoes For Men

Berluti作品

我认为审美潮流一定和当时的社会环境有关,怀疑80年代的权势西服和这个方头是一脉相承的,但是为什么要这么强调自己的权势,这个是社会历史学问题,就需要另外去发掘了。

做工

这双鞋的做工有一个特征,就是鞋面皮的反折形成包边。

鞋口的边缘,都不是毛糙的,但是那个光滑面大多数情况下是两种实现方式。一个是边缘擦边油,另一个是再包一层皮。擦边油的是大多数系带鞋的选择,而包边是乐福或者一些美国品牌喜欢的,因为看起来会更明显,更粗犷一点。

这双的这种方法,看起来似乎舒适度会不错。

细节

又一个意大利鞋对中国皮鞋的巨大影响点,在鞋面有商标,并且是一个小小的金属块。我小时候很流行老人头这个意大利品牌,当时大人们没几个懂英语的,但应该是李奥纳多。也是这样。

到今天,LV还喜欢将这个小金属块打在鞋跟的侧面。

我以前是排斥这个的,觉得英国那样才对,商标在鞋底,就不是给人看的。但今天已经宽容很多了,有没有,又如何?

全世界大多是皮鞋在鞋跟垫上的商标,都是印上去的,但意大利一直习惯于缝一张面料。这一点曾经也对美国的鞋厂产生过影响,但现在,意大利自己的品牌都不太使用了,不清楚原因。

总结

对于许多鞋子,都是集邮属性大于穿着目的,我不支持这个行为,但又管不住自己。我只能说服自己,记录下来,作为一个文化的载体,也有一定的价值。

GMTO Update

GMTO价格为现货价格的9折,满6人发车。

J.FitzPatrick Corliss,双翼拼色蒙克,皮底,3人上车,还差3人开车。

J.FitzPatrick Colville,分裂头高帮靴,登山鞋底,2人上车,还差4人开车。

J.FitzPatrick Kennewick,全布洛克蝴蝶乐福,黑色!光面皮!1人上车,还差5人开车。

J.FitzPatrick Tyler,机翼Balmoral靴,皮底,1人上车,还差5人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