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ftei马臀便士乐福Bruckner开箱

作为一个中欧奥地利的定制鞋匠,Maftei的确有很多异种皮选择,比如前面开箱过的大象皮的Mammoth,也有做的很高档质感的珍珠鱼皮的,但整体来说,这只是提供给客户选项,大多数有底蕴的定制鞋匠及品牌,还是专注于牛皮的。

近年来,不知道Maftei老先生是受了什么刺激,觉得霍文的马臀皮很不错,所以居然极力在推荐这个。

这双是个bespoke作品。

我觉得看到的鞋子多了,对bespoke不像以前的那种觉得一定牛,一定炫,一定人无我有了,准确来说,就是看不出来了。

对于不把这个看作炫耀,装X,秀优越感的人来说,它就是一双穿起来舒服,高质量,符合自己审美需求的鞋子。就是鞋子而已,没有附加值。

Anton Bruckner是奥地利音乐家,父亲是教堂的乐器演奏者,母亲是唱诗班成员,可以说他的音乐启蒙就是这么来的,而他深处的宗教信仰也反应在他的交响乐中。

Anton Bruckner的音乐风格整体来说较为舒缓,但绝不是没有高山巍峨的起伏,而根源里,是宗教里来的神秘主义。

起这个名字,是因为这双鞋的平实,偶见的细节和维也纳自己的坚持。

闲话少叙,走起。

鞋面设计

一双便士乐福。乐福中最经典的款式,也是懂皮鞋的人,谈到乐福时第一个想到的款式。虽然在中国,很多人更爱意大利那种拖鞋式的一脚蹬。

说到便士乐福,能够做出改变的,有那几个地方呢?这里只谈设计,不谈颜色,皮革,甚至擦色带来的视觉效果。

我觉得是三个方面。

首先,自然是放钱币的地方。那一条装饰条带,就是所谓放一枚硬币方便公用电话亭打电话用,Penny Loafer名字的由来。

John Lobb的Lopez这个洞就圆润可爱,J.M.Weston的更像机车骑士的头盔。

Maftei这个,就更细了,并且下面还有一个上凹,感觉像佐罗的面具。

皮革

霍文的马臀皮,其实我不是很懂,我只知道是市面上最受青睐的。日本的新禧,意大利的马臀皮,还要传说中的法国的马臀皮,都会被喜欢马臀皮的玩家鄙视。

霍文的真的好在哪?我是不知道的。而且,是不是只要是他家的马臀,品质上就没有波动性呢?

我目前没遇过什么不同的。

这双值得说的,是颜色,是黑色吗?我自己都说不清,好像是很深很深的蓝色,但我又不确定。

工艺

是不是所有的bespoke鞋都是手缝大底的?这个问题我并没有答案。Maftei的反正是传统滚花,然后按着一格一格地缝起来。这双鞋,缝线不是很明显对吧,因为缝完以后,再用蜡覆盖了几层。

机器能不能做到这个密度?以我目前接触到的,还没有。

这双鞋另一个可以聊的,就是后跟的堆叠。

大多数成鞋,都是一体后跟,好的是几层皮革粘合起来预成型的,差的是都是木头的,更差的则是纸浆,你可以想成菜场里盛鸡蛋的那个东西。而定制这个等级的,还是一层皮一层皮自己慢慢的贴上去,并且每一层贴上去以后,进行打磨,调整弧度。

这是一个消费者很难发现好坏的地方,从软文话术来说,会说皮的更透气,穿久了贴合自己的脚型。定制的方式更舒适,但我目前没有太体会到。可能我好鞋子还是穿得太少了。

楦型

Maftei老爷子做了这么多年定制,即使是乐福,也有不少楦头可以选择。比如前面介绍过的Haydn和这双Bruckner就不一样。这双是更接近美式圆润的风格,差别,就在于鞋头的高度,这个会保留中欧的元素,更挺拔高耸的鞋头。

鞋底

我觉得这是很地道的Maftei的鞋底。

虽然Maftei也给我做了不少更符合当前潮流的极致收腰的鞋底,但是在他自己的订单中,以及自己作为中欧鞋匠的偏好中,还是这种普通藏线底。然后这个波浪状的后跟,也是Maftei非常常见的作品样式。

并不是Maftei不在鞋底上在乎美,只是他更选择本国味道的,而不是英国的。

总结

美式乐福皮,维也纳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