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ttina的小巧思

感觉这两年以来,国内皮鞋品牌的纷纷崛起,差不多到一个平台了,有可能这只是我的偏见,是我的注意力在这两年放在上面,然后最近也没有听说太多的正装皮鞋品牌涌现,但其实有几个可以提一下,一个是铁履的正装系列,目前才两款,然后是Thom Wills和高野圭太郎的合作系列,最后,是玩儿的正装系列。这几个品牌,都是我以前不太提的,因为不是我关注领域的,Thom Wills从品类上说倒没错,但就感觉对象和审美,太时尚化了。另外两个,不论口碑如何,都是工装领域的。期待他们的表现。

在观察了国产品牌这么长时间后,我还是觉得走的最稳当的,是Mattina,品牌元素的完整性,是大公司和团队的感觉。ACME的鞋子当然更厉害,逼格拉的也更高,包括现在的网站,也被拍手称赞,我们拭目以待。

Mattina的品牌塑造做的非常好,但是产品,不仅仅是坚实的基础,甚至是让品宣直接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许多鞋款的设计,都有值得品味的地方。西班牙有很多鞋厂,我对他们的感觉,就是鞋款中规中矩,这样的确不犯错,主攻性价比就行,但Mattina把两头都直接拿捏了。

我把他家的全部鞋款都拿了下来,然后分成三类,好巧思,我不喜欢的巧思,和照本宣科。

有些巧思,可能也只是抄袭,只是我见识不够,欢迎大家指出。皮革的特点不算在内。

好巧思

Brahms

单扣蒙克在市面上本来就很少见,Brahm是的亮点,当然是两侧往前走出的曲线。

Elgar

我的永恒挚爱,第一次,永远是难忘的。这一双的巧思就是鞋带旁的那条线形成了一个台阶。这个是我见过的独一份。

Vivaldi

设计亮点,一定是脚背那片皮上的两条装饰性的缝线,真的就是寥寥数笔,勾勒出一幅山水画的感觉。极具创新性!

Dukas

绝美的Chukka靴,亮点,第一眼,肯定是脚背下来的弧度(这个不能算非常原创),但是细看,尖端处的缝线形状,后跟侧面用缝线围成的一个区域的形状,都是我第一次见到的设计。虽然那个形状是不是还有更加艺术创作的空间还可以讨论,但已经很强很强了。

Mahler

这双Adelaide牛津的巧思点和Elgar的一样,就是鞋带区域成为一个平台凸出来,至于说尖锐的转角,我可能对TLB的印象更深刻。

Berlioz

Balmoral配上Swan neck,本来就已经是极端极端少的设计,再加上前面的Wingtip的布洛克全部都是“假”的,只是装饰性缝线,而非功能性,非常美!

Puccini

这么素面的鞋面,不用我说,大家也能看到那个小小的,惊鸿一瞥的元素。

Liszt

第一眼就爱上的设计,就是脚踝正面的锋利棱角。我是圆头的粉丝,大家都知道,但是切尔西如果大圆头,就会失去其吸引力。而这个设计,就是从鞋面设计上增加其锐度。

我不喜欢的巧思

Donizetti

这双的鞋面设计等于用John Lobb Lopez的围裙区域加上J.M.Weston 180的鞋头分裂头。配上自家更尖锐(相比与那两个绝世胖子来说)的楦型,不好看。

Devorak

这双其实有和Elgar以及Mahler一样的设计点,就是鞋带平台,那为什么上面就是好,这个就是不好呢?也不能说不好,反正就是在如此复杂的鞋款上做这个设计,我觉得没有起到什么效果。另外,这个真的是C楦吗?我怎么不相信呢?

Strauss

硬派的靴子,不能完全说是模仿Edward Green的Galway,因为后跟的元素差很多。这双自己的特点,当然是三接头那里很分开的两条缝线,丑!

Bruckner

这是绅装骑行活动的特别款,很硬派的Balmoral靴,设计要素同上,不喜欢。

Handel

设计点是两个,一个就是标志性的小孔布洛克,另一个则是鞋带旁边的那个曲线变成直角。这个曲线和德比张开的两片皮的确是平行的,但是我最讨厌的元素!

照本宣科

Britten

这双Adelaide就没太多巧思,你当然可以说它的空比较小,但这个就算了。

Respighi

Respighi也好,带反向缝的Respighi-S也好,设计元素就是鞋面挑缝,但是这一个Edward Green Dover的招牌设计,就不能说啥了。

Rossini

Strap乐福的确是很少见的款式,也可以说是马鞍乐福,鞋面也有不错的对缝工艺,但除了这个款式,其他没觉得有太多巧思。

Saens

Short Wing,款式当然不算少见,但是讲这种德比做的这么细腻味道,日本的柳町弘之是榜样,Mattina也有那个味道。

Rosetti

这是Mattina的鞋子里面,我觉得最最最没有花心思的一款,起码鞋面设计上就是如此。

Weber

Weber很美,N楦,开口很大的两个扣,但并没有多少巧思。

Ravel

这个鞋面设计其实很经典,许多英国法国品牌都有。这双如果要说有什么创新点的话,那就是Vibram的超轻鞋底,但是这个我们就不算了。

Debussy

Lopez的条带配上Piccadilly的围裙区域。是混合,但也没有太多设计可说。

Suppe

可能我对Jodhpur马靴的涉猎不够,不太说得出这双是否有创新点。

总结

没有人说一定要创新的鞋子才好看,我想表达的,正是这些艺术创作,让这个品牌有了更加俊逸的灵魂。

GMTO Update

每天看这个的进展,就好像看赛马一样,突然就有异军突起,后来居上!

Sons of Henrey Harvey,黑色三接头牛津,3人上车,还差3人发车。

Carlos Santos Kent,Coimbra擦色,橡胶底,3人上车,还差3人发车。

Sons of Henrey Blaine,一片式切尔西靴,深棕色Utah皮,皮底,2人上车,还差4人开车。

Sons of Henrey Field Boot,深棕色Utah皮,Vibram鞋底,1人上车,还缺5人开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