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艺的极限,WM1978

很多人可能和我一样,通过美勋认识了WM1978这个品牌,当时在一众国外最高端品牌里面,它的价格不仅仅是不怵,反正还要凌驾之上。

这让很多人对它好奇,但因为价格,能够体验的人也很少。

要说风格,夸张的擦色和挪威缝,楦型相比于同样痴迷于挪威缝的Paolo Scafora,更圆润一点。

但在美勋不再售卖后,WM1978就不太能看到了,在一些线下还有销售,包括咸鱼上还能看到一些,但更加主流的曝光,就不太有了。

1978并不是品牌创立的年份,而是创始人曹伟从那一年开始进入北京第一皮鞋厂,也就是后来名字更为人所熟知的北京百花皮鞋厂,开始当学徒工人的年份。

曹伟先生在中国的缝制鞋界,算是非常有知名度的人物,也算是先驱式的人物。许多年轻的鞋匠,过节或者来到北京,都会来拜会一下。

他最为人所称道的,就是不藏私。任何人来交流,都愿意倾囊相授。可能对爱好者或者消费者来说,这个并不相干,但对于行业来说,贡献良多。

制鞋大赛前,就和曹伟先生有所联系,这次到北京,在友人的联络下,终于有幸参观WM1978的工坊,也和曹伟先生有个面对面的交流。

工坊的门口

WM1978的工坊可能是你见过最奢华的了。因为是一个四四方方的院子,中间是绿化,一周是各个房间。

入口是一对石狮子,一副对联。

上联:工匠精神妙手缝成足下美

下联:继承传统创新面貌步步高

横批:足下生辉

这可不是往自己脸上贴金,马未都,崔永元,都是WM1978的客户,但你应该没听到他用这个来做宣传。

进门就有北京传统建筑的味道,这样的工作环境,应该是很难得吧。

我们首先被引到会客室。

一面是皮雕作品,还有员工的合照。

很多小皮制品都非常有意思,比如纯皮的鞋拔,第一次见,爱不释手。

另一面,则专注于皮鞋。那颗足球非常打眼,皮雕足球。

墙上照片里的那双鞋,就在展示桌上。

这双鞋鞋面的皮雕,已经让人乍舌,加上扎实干净的挪威缝,最后还有鞋底的整体皮雕,这绝对是艺术品。这双鞋在日本的一个比赛里,获得了一等奖。

另外一个经提点才认识到的亮点是,这些看起来是真一片式!但其实是通过皮雕的纹理,将接缝处给掩盖了,即使是指出来了部位,我都看不出。

不管是不是皮鞋爱好者,不管喜不喜欢WM1978的风格,从工艺角度,这些绝对是极品中的极品了。

其他鞋子,虽然不像这双这么极限,但每一双的工艺,都不可小觑。

比如真一片式牛津,同时搭配你应该不可能在别的鞋子上见到的多层挪威缝。

不仅仅是多层,并且是双色同股,这就是我文章标题的意思,追求极致的工艺。

这双三接头Balmoral布洛克牛津,应该算是相当主流的鞋子了。那么工艺的极限在哪里呢?从这个角度,只能看到断跟,但是有两个,同样是世界第一,欢迎打脸。

细盲腰。

当一个东西真的做到极致的时候,你不会想用任何形容词来使人印象深刻,因为它本身已经说明了一切。这里面是手缝沿条加手缝外线,不是任何其他工艺方式。

另一点是SPI,我们用厘米为单位量的,1厘米里面有9针,可以自己换算成每英寸,大约23的样子。曹伟先生解释是自己把针磨细磨细再磨细,工人缝线耐心耐心再耐心。

这不是追求工艺的极限?

接下来,我们又顺着工序参观了一番工坊。

鞋楦室,以数量和规模来说,应该是多过大多数工坊的,但是和工厂相比,就还是少一些。因为这边为客户定做的多,所以很多楦上面都是有名字的,不少都是名人。

但是让我最在意的,是另一面墙上的诸多关于足部健康的内容。这也是曹伟先生极为在意的地方。我们后面会再聊到这一点。

然后是皮革库房。

这个数量,真的很惊人了,甚至给人收藏癖的感觉,各种各样的皮革,几乎应有尽有。我觉得如果是做bespoke,给这样的皮料选择,会不会太嗨了?

另一个房间,还有许多。

在皮料库房的墙上,这个照片就很有意思了,维也纳人款式,Maftei口中的大公爵,老北京布鞋款。没想到在这里又见了WM1978的作品。

前面说到,曹伟先生非常在意鞋子在足部健康方面的作用,具体就是足弓支撑。那足弓支撑如何实现呢?当然有许多方式,比如皮港宝延申到鞋腰部,比如鞋跟垫的前端下面加上如海绵垫的,把足弓顶起来。但是最bespoke工艺的方式,就是中底直接塑型。

这就是已经塑型好的中底。

可以看到足弓的形状。

那么塑形如何实现的呢?

就是制作好足弓较为明显的鞋楦,然后将中底固定在上面,并打湿,用几天的时间让它定型。

鞋中底好了以后,就可以附在鞋楦上,进行帮面了,也就是鞋面的皮革定型。

这就是一个工位,中午师傅休息了。我觉得这样的工作环境,对于师傅来说,也是敬意的一种表达吧。

下午,师傅们回来工作了,我接着看。

手工拉帮。目的就是让鞋面每个部位都有足够的张力,鞋子也更力挺有型。

鞋面崩好了,就是手缝沿条。

这是一双已经完成了沿条挪威缝,大底附在了上面但还没的鞋子。

沿条好了,就是将大底和沿条缝合在一起了。所谓的高SPI,就是在这一步实现的。先用细的针把沿条和大底扎穿。

然后将缝线分别从两侧穿过针孔。

缠绕后,在用力地拉紧。

这样我们看到的一格缝线,就好了。

后面要做的就是藏线,鞋底上色,鞋面后处理的工序了。作为缝制鞋来说,最重要的工艺,肯定是在几个缝的步骤上。

然后就到了成品展示室。这里的鞋子非常多,从最保守的,到最高调的。

这几双就是WM1978比较标志性的风格,夸张的擦色,挪威缝,还有很独特的鞋面设计!

每一双的挪威缝,如果你细看,都能看出它不是简单的挪威缝,可以说是挪威缝中的劳斯莱斯。

Side Lace这个款式,国内几乎没有人在做,但是WM1978却早已有了。

在创新上,不管是工艺还是设计,WM1978都不甘人后。

这是给我展示的不同的缝线特征。不管是鞋面缝线,大底缝线,还是挪威缝线,WM1978都在追求无限(不仅仅是极限)。

曹伟先生对工艺和品质的追求,也体现在大家不太会注意的地方,比如里衬也都是双线缝。

在成鞋展示室里,我试穿了WM1978的鞋子,足弓支撑的确非常明显,更重要的是,人身体的重心,从腰部,下沉到了足部。这种体验,靠说,可能作用不大,得自己尝试。

除了展示室,曹伟给我看了他自己穿WM1978的鞋,脚发生的变化。

这个脚模,是大约2年前曹伟先生自己的脚,和现在的脚相比,足弓起来了很多。

曹伟先生年轻时并不是扁平足,而是随着年纪,逐步塌陷的,他自己和专业骨科专家的沟通,然后进行了尝试,能够有这样的效果,他也很欣喜。

这个骨科的模型,是曹伟先生最爱把玩和讲解的小工具。在国内做皮鞋的厂家或品牌里,如此关注足部健康的,我目前还不知道别家。

曾经的WM1978在那个风格上太过激进,使得商业上很难获得大多数人的赞助,所以目前回归传统,在经典的鞋款上,确定下来三个主力楦型,从左到右分别是61,81和83。

大家都知道我对超级古板无趣的鞋子是最为偏爱的,其实很多高端玩家也是如此。我个人是非常赞成WM1978的这一步的,至于结果如何,还要再观察。

另外,每一双WM1978的鞋舌上都有一个编号,代表这双鞋子是这个工坊出品的第几双鞋子,并且在数据库里,有全部的楦型,皮革,尺码,甚至客户的信息。又是一个很戳人的点。

总结

单纯论WM1978这个品牌,我认为是工艺的极限和足部健康的坚守。

但也正是这亮点,让它在主流市场上有点举步维艰。工艺的极限,那么工艺就在不断的改变,今天买你的鞋子,过几天工艺就变了,以后买鞋的预期变得无所适从了。而且大多数消费者,都不是狂热爱好者,你费劲一切的将SPI从22提高到23,客户并无法知道。夸张的挪威缝,这个倒是一眼屌,工整且不说,那么多的细节的追求,就算是我这样的懂鞋半瓢水的人,不解释,我都看不出来!

所以这种情怀,只能让更多的人知道,以一种支持艺术的心态来买单了。

最后,曹伟先生这个人,也许行业内很多人知道,但是皮鞋爱好者,知道的人都寥寥无几,更不提主流消费者了。我觉得这就是我博客的功能,我希望让这些有追求的匠人,留下自己的故事。对于缝制鞋的商业前景,我不是最乐观的,也不是最悲观的,但对于这些行业里的人,我觉得大多数,都是我钦佩的,愿意用一生来帮助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The maximum upload file size: 100 MB. You can upload: image, audio, video, document, spreadsheet, interactive, text, archive, code, other. Links to YouTube, Facebook, Twitter and other services inserted in the comment text will be automatically embedded. Drop file here